甘青宁科技网

100多公里的距离,如若是放在古代

简介: 100多公里的距离,如若是放在古代,那显然就是路途遥远,但是放在时速300km/h的高铁面前,这显然根本就不叫事儿。

山川网:如果不是紧靠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的地理位置,燕郊(河北廊坊)、嘉善(浙江嘉兴)、惠阳(广东惠州)三城的房价,近几年不可能上涨如此迅速。

尤其是与北京隔潮白河相望,号称“天安门东30公里”的燕郊,近些年曾一度房价炒至3万+的水平,秒杀南京、、武汉等一众二线经济强市。

但事实上,燕郊的身份,从来都仅仅是个镇。

但是今年以来,燕郊的热度明显不如往年,而且似乎有越来越不被看好的意味。

尤其是在4月1号以后,燕郊的楼市,一度被媒体爆出,屡屡有卖家大幅降价,但依旧乏人问津的情况。

重点是4月1号后,为什么曾经无比风光的燕郊,关注度越来越低了呢?

国家层面对雄安新区的定义是“千年大计、国家大事”,高度被拔至了历史最高水平。

事实上燕郊从未得到过任何北京及国家层面的定义,一切的所谓利好,都是开发商、房产中介、炒房团和投资客做局+意淫中延续至今的。

但是中国的区域经济发展,千百年来一直都遵循着地理为王的法则,为什么地理条件被雄安优秀得多的燕郊,或者说是整个夹在京津之间的廊坊北三县,并没有得到北京的垂青。

反而是在100多公里外的一片近乎是荒地的保定郊外,画了个圈,打出了“雄安新区”的名号来呢?

其实也并不难理解,现在的燕郊,就像是个被各路炒房团、投资客频繁光顾后的风尘女子,原本出众的姿色,早已在灯红酒绿、纸醉金迷的声色犬马声中,日渐褪色,妆画得再识了厚也遮挡不住神态里徐娘半老的意味来。

而反观雄安呢,恰巧是恰部节因为生在郊外械键呕,长在田野,姿色平平,乏人问津,于是这许多年来,一直都是一副素面朝天,出水芙蓉的状态。

至于空间距离上的缺点,多数人显然忽略了一件事——中国近几年已经全面进入了轨道交通时代。

100多公里的距离,如若是放在古代,那显然就是路途遥远,但是放在时速300km/h的高铁面前,这显然根本就不叫事儿。

深圳就是夜航中的灯塔,深圳就是迷雾中的旗帜,深圳为中国经济的困顿,指明了一条康庄大道。

但是深圳也是凡夫俗子,同样活在中国版图上,同样住着中国人,吃着中国菜,自然也难免有他的隐疾与苦衷。

深圳三十多年来在经济上的成就,全国人民有目共睹。

但是深圳近十年来在房价上的波涛汹涌,引领潮流,同样被全国人民看在眼里。

但是1996.85平方公里的深圳,显然已经捉襟见肘,到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程度。

事实上,一切的根源,都在于深圳的地,太贵了。

而太贵的根源,就是太稀缺了。

而近几天,深汕特别合作区的名号,重新又被拾了起来,原因是又开会了——广东省近期召开了常务会议,据可靠消息称,会议重点研究了深汕特别合作区机制调整工作。

这是利好消息嘛,于是特别合作区内有地的上市公司股票,立马集体亢奋了一下。

看下时间,原来早在2011年时,深圳就已经与汕尾达成了关于这块地的合作,期限是30年,现在才刚刚过去不到6年时间。

结果自然也就是自2011年5月授牌成立以来,由于规划未明确、未理顺等原因,深汕特别合作区的发展一度停滞。

但是时间到了2017年,北边的“飞地示范区”雄安新区全面挂牌,给同样位于深圳市东100多公里外的深汕特别合作区,从官方层面明确了可行性。

更关键的是,深圳市的房价,从2011到2017年,差不多上涨了4倍。

而房价背后的关键主导因素地价,自然也是上涨很多。

深圳的地,太贵了。

这个时候,深圳对待深汕特别合作区的态度,显然就从模棱两可,逐渐变成了暧昧不清,又逐渐到了打算水乳交融的意图。

合作区规划范围包括海丰县鹅埠、小漠、鲘门、赤石四镇,总面积468.3平方公里,这可是一片相当于深圳总面积四分之一的新空间,而且至今基本上还是白纸一张。

更为关键的是,这片土地的地理条件,可要比雄安新区的艰苦朴素强多了。

但是,深汕特别合作区,显然并不是让所有人都开心的事儿。

别说是在广东的非珠区域,即使是在整个珠三角区域内,依旧有大量的城市等待着从深圳的外溢资源中分得一杯羹。

东莞、惠州两城,一直以来都是主打与深圳的关系牌。

而就连隔珠江相望的中山,也一直都在努力争取深中通道的早日开通。

深圳,显然是已经有不够用的趋势,深圳的确有一定可供外溢的资源,但是这些资源如果有目标方向地集中流向同一个地方,这个地方的经济将极大受益。

无论是雄安新区也好,还是深汕特别合作区也罢,从行政概念上,都有一个共同的名词——飞地。

所谓飞地,是一种特殊的人文地理现象,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但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。

由经济原因造成的飞地:由于资源分布与开发、城市经济发展与人口疏散等需要,通过行政手段,将一些特殊地区划归与本地区并不相连的另一行政区,从而形成了一种经济型飞地,比如上海市在江苏、安徽等地的农场、工厂、矿山等。

毫无疑问,无论雄安新区,还是深汕特别合作区,都属于第三种,由经济原因造成的飞地,这也是近几十年来,在中国境内飞地出现的最主要原因。

而北京的首都机场规划建设时,同样征用了当时属于河北省的部分土地。

说完了北京和深圳的事情,我们再来看下上海。

上海和北京、深圳的周边经济情况,有着较大的不同:相比环京津的贫困带,有着大量可供开发的落后偏远地带,环上海的广大长三角地区,普遍较为富裕。

而相比环深圳地区,全部属于广东同省不同,上海周边的区域由江苏和浙江两省组成。

小川参考雄安新区和深汕热别合作区与核心母体城市主城区100多公里的半径,在上海周边查看了一下,基本覆盖的城市包括:江苏的苏州、无锡、南通,浙江的湖州、嘉兴、舟山。

但问题是,昆山在与上海对接时,也绝不像雄安新区、深汕特别合作区的白纸一张,经济基础和底子还是有的。

而近几年,得益于沪通高铁的利好消息,南通的经济发展和受关注水平,也得到了较大的提升。

但无论苏州还是南通,之于上海的关系,都绝非雄安、深汕这样近似“父子”的依附关系,更多则像是“兄弟”的帮助关系。

甚至成长为下一个苏州、这样的二线城市的概率,也并不太大。

如果不抓住这绝佳的机会将地位稳固起来,显然是错失良机。

更为关键的是,过高估计目前中国一线城市的经济辐射和带动能力,原本也是一种错误的幻想。


以上是文章"

100多公里的距离,如若是放在古代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甘青宁科技网的其它文章